楚天都市報訊 圖為:姐姐手機里存著吳翠霞生前的照片 記者胡九思攝
  本報特派記者徐劍橋 攝影:記者胡九思
  吳翠霞倒在了她去過多次的上海外灘廣場上。在告別這個世界之前,她曾經呼喊過“救命”。然而,這微弱的聲音,很快被現場的嘈雜淹沒了。這位24歲的姑娘,在即將跨入新年的前一個小時,破天荒地給大姐打了40分鐘的電話。她新年的願望是,離開上海,回到家鄉紅安找份工作。她還羞澀地告訴大姐,“過完年,還要找個男朋友呢。”
  從小被當成兒子養
  紅安縣杏花鄉峨花村,吳翠霞的老家。在這個與花結緣的地方,56歲的吳家良育有三朵金花,吳翠霞是最小的一朵。
  吳翠霞的兩個姐姐都已經出嫁。她原本還有個哥哥,可惜十幾年前,時年8歲的哥哥患急性腦膜炎夭折了。
  “她是家中老幺,是當兒子一樣在養,以後還得靠她給爸爸媽媽養老。”三叔說。當年因痛失愛子,翠霞的母親精神受到刺激,翠霞出事後,他們至今沒敢告訴她。
  出身農村,家境貧弱。還沒讀完高中的她,就輟學到了深圳一家美容公司打工。六七年前,該公司成立上海分公司,翠霞就此來到上海,再沒離開過。“做美容,一個月工資四五千元,加班工資會多些。”常和翠霞聯繫的三叔,對侄女的工作很熟悉。
  對父母很孝順
  吳翠霞與23歲的侄兒吳求康是同齡人。兩人從小一起長大,關係很好。吳求康對她的印象是:“特別聽話,特別孝順。”
  今年是吳翠霞的本命年,農曆十月十九是她生日。上個月,母親要她回家,一家人高高興興地給她過了生日。臨走,她給母親買了台洗衣機。
  “她是我們三個姐妹中最懂事、最孝順的。”二姐吳翠玲說。
  對這個平凡的農家來說,在上海打工的吳翠霞,無異於家裡的頂梁柱。雖然遠在上海,每個月,翠霞都要給爸媽充好話費。
  吳家良患有腰椎間盤突出和類風濕,平時睡不好覺,可是農閑下來,為了貼補家用,他就會到外打打短工。翠霞特別擔心爸媽,堅持不讓父親出去打工。
  吳翠玲說,2014年12月30日,也即出事前一天,妹妹給她和大姐分別打電話。電話里,她和兩個姐姐商量,爸媽老了,該給爸媽辦張銀行卡了,每年每人存2000塊錢進去,以備以後看病等不時之需。“千萬別告訴爸媽。”電話里,吳翠霞這樣叮囑兩位姐姐。她生怕父母知道了不同意。
  “過完年,還要找個男朋友呢”
  2014年12月31日晚上10點多,大姐吳翠翠突然接到了翠霞打來的電話。“姐,我剛剛下班。家裡過元旦熱鬧不?”聽到大姐說可熱鬧了,吳翠霞笑得無比開心。兩個人一口氣聊了20多分鐘,不一會電話斷了,翠霞又撥了過來,第二次她又和大姐聊了18分鐘。“我們從來沒有打這麼長時間的電話。”這最後一次非同尋常的通話,讓大姐再也沒能忍住眼淚。
  那晚,吳翠霞告訴大姐,不想在上海工作了,想回紅安老家找份工作,“過完年,還要找個男朋友呢”。
  翠霞所在的公司離上海外灘步行不到20分鐘,她並沒有跟大姐說起要去那裡。第二天早上6點多,吳翠翠接到妹妹公司打來的電話時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就在那一夜,和翠霞一起去外灘的女同事也被踩踏致傷昏迷。
  已買好回家的火車票
  在吳翠霞QQ空間里,她興奮地告訴好友,自己買了2月11日9點左右到武昌火車站的票。
  1月1日上午,在珠海工地上做泥工的吳家良,接到上海民警打來的電話問他:“你女兒穿的啥衣服,有人報警說她失蹤了。”吳家良以為是騙局沒理會繼續幹活,直到接到大女兒的電話,他才慌了神,他讓同事上網查詢,才知道上海出了事。
  這位質朴的父親,給女兒打了十幾次手機,都沒人接聽。他沒有想到,平生第一次坐上飛機,卻是去處理女兒的後事。
  昨日上午9時,近十名家屬來到上海寶興殯儀館,看了吳翠霞最後一眼。吳翠翠說,妹妹此前矯正了牙齒,嘴巴裡有牙套,她認出了那是妹妹的遺體。
  “你看你看,她去上海外灘玩了很多次,拍了很多漂亮的照片。”大姐一邊翻著手機里妹妹的照片,一邊淚流滿面。
  就在這個再熟悉不過的地方,吳翠霞再也沒迎來新年的曙光。
  (原標題:圖文:告別這個世界時她正嚮往愛情)
創作者介紹

Eunos

fv28fvkik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