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南省石門縣子良鄉北界村,地處海拔1000米以上的高山,368戶1100多人。鄭家賢是出了名的“背包書記”,他多年堅持為群眾開展免費代辦服務,背爛的十四五個包和騎爛的3輛摩托車,是他近20年來為民奔波在路上的最有力佐證。(4月15日《常德日報》)
  仔細看幾組數字,一是“20年時間、66歲高齡”,20年沒有間斷,66歲高齡的村書記;二是“20、100公里山路”,村最遠處距鄉政府20公里,距縣城100多公里;三是“15、70元車費”,從山上下到鄉鎮,車費15元,前往石門縣城,來回得70元車費;四是“200多名村民、2萬元費用”,僅2013年,鄭家賢為200多名村民代辦了各項手續和證冊,為村民節約交通及其他費用達2萬元以上;五是“1020米高峰”。最高峰蘆峰山海拔1020米,山路無法通行,年過花甲的鄭家賢每次都要把車停在山下,步行一個多小時山路,將補助款送到群眾手中。不僅讓人感嘆,也令人心疼。
  更讓人眼花繚亂的數字還在他的背包里,當記者翻開他隨身攜帶的舊背包,36個湖南省農村信用合作社存摺本赫然在目,還有5張身份證,5本土地使用證,3個農村合作醫療證,15張戶籍證明,6個公私印章和一張愛心捐款單。這樣的一個背包,滿載著書記的擔當與責任。
  不需要太多的溢美之辭,僅看這些眩目的數字,就能看得出一名基層黨支部書記對老百姓濃濃的情、深深的愛,是一份份為老百姓服務、給老百姓辦事的成績單。比如辦理生育證、出生證、上戶、建房等各項手續;村民的身份證、戶口簿、銀行存摺等信息的糾錯;村民4年的家電、摩托車下鄉申請資料辦理;五保戶補助費、養老金等的領取等。一個當年的貧困村,如今已經進入了全縣50強村行列。
  這樣一些看起來比較小的事情,卻往往是老百姓的大事情,而且不少老百姓為此十分傷神、煩惱,顯然不是件輕鬆事。去年央視焦點訪談曝光了北漂小伙返鄉六次辦護照難的新聞,跑了大半年都沒有辦下來,就是河北武邑縣公安局態度粗暴、刁難辦證群眾的問題。
  而就是這位基層的“背包書記”,卻認真的、執著的、熱情的給老百姓一辦就是20年,怎不令人感嘆,怎不讓某些人汗顏?
  首先,一些不為群眾解難、服務意識淡漠的基層幹部們應該感到汗顏。如何最大限度的方便群眾,為群眾提供及時、便捷的服務,應該是基層幹部的頭等大事。可是在一些地方和幹部的心裡,服務意識十分淡漠,不僅不主動提供服務,而且還在群眾辦事時設置障礙,群眾上門反映問題和訴求時還去刁難群眾,甚至欺壓群眾。
  其次,一些窗口服務部門應該感到羞愧。“門難進、臉難看”,幾乎就是他們的標簽,從來沒有去認真想過群眾辦事有多難,從來沒有認真想過這些群眾都是怎樣來的,也許就是從大山深處,也許就是從外地打工地請假回來。可是往往一句生硬冷的規定與話語,讓多少人往來反覆,冷了多少人的心。
  再次,也應該讓一些職能部門感到汗顏。為什麼不能將大量的便民服務事項權力下放到村裡、下放到社區,使老百姓辦事能夠在一線,而不要千里迢迢跑到縣裡、市裡,甚至是省里。還有就是為什麼要設置那麼多的程序和手續,使本該十分簡單的問題明顯複雜化。簡政放權,就是要真正把權力放到基層、就是要方便群眾,就是要讓群眾滿意,但看來仍然任重道遠。
  我還在想,一些地方以所謂的經驗大談特談,說什麼“便民利民服務措施”,根本就不如一個花甲之年書記的“實在與誠心”。沒有私欲所求,只為一方百姓。大山的艱難,程序的繁雜,老百姓的苦,“背包書記”真正讀懂了,真正踐行了。
  我們講群眾路線,就是要一切為了群眾。而我們一些打著為了群眾的地方和單位官員們,是不是該捫心自問一下,有什麼地方做到了“背包書記”的一生“跑腿”。我們的一些官員,恐怕從來不會去給老百姓“跑腿”,只會給領導“跑腿”、給大款“跑腿”、給金錢“跑腿”,跑著跑著,就慢慢和群眾跑遠了,就慢慢和信仰跑遠了,這才是今天最大的問題。
  文/碧翰烽  (原標題:“背包書記”為百姓跑腿詮釋的責任與擔當)
創作者介紹

Eunos

fv28fvkik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